提示:请记住4020电子书最新网址:czqys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4020电子书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穿越掉下悬崖奇遇

尉迟豪9213万字371人读过连载

《女主穿越掉下悬崖奇遇》弗而达默默地于了几分活儿以后,便问K为什他现在对教师这样俯首耳。她问这句话的口气同情的和迫切的,但是正在想弗丽达当初的诺,她本来答应要保护他不让教师支配他和侮辱,但是结果她并没有做,因此,他只是简短地答说,他既然当了一个门人,他就得于看门人工作。接着他们默默无了,后来还是这短短的谈引起了K的注意,原弗丽达一直在埋头想心--特别是在他跟汉斯谈话的整个过程中,--他便一面直率地问她有什不乐意的事,一面把门的木柴搬进屋子里来。慢慢地把目光转到K的上,回答说,她也说不到底是在想什么,她只在想那个客栈老板娘和说的那许多很有道理的。在K逼问之下,她踌了几次才说下去,但是没有停止工作抬起头来--并不是她专心工作,因为工作并没有进展,是借此可以不必望着K话罢了。于是她告诉他,在他跟汉斯谈话的时,开头她原是静静地听的,可是接着她就给他的某几句话吓住了,于开始搞清楚他这些话的思,从那以后她就不断从他的话里证实了老板一度给她提出的警告,这种警告她本来是一直相信的。K听了这种吞吐吐的话已经生气了,听到她那副哭鼻子抹眼的抱怨声调,非但没有动,反而更冒火了--最气人的是因为老板娘又手到他的事务中来了,管只是一种回忆,而迄为止就她本人来说也没赢得什么胜利,--他便把怀里抱着的木柴猛地地上一扔,在木柴上面了下来,用严肃的口气求她把全部事实都说出。"不止一次,"弗丽达又开始说道,"是的,打从开头起,老板娘就撺我怀疑你,她倒不是说撒谎骗人,相反,她说坦率得像孩子,可是你个性跟我们截然不同,说,甚至在你说得很坦的时候,我们还是很难信你;要是我们不听取家的忠告,我们就得通惨痛的经验才能学会怎相信你。甚至像她这么个见过世面的人,也几上了你的当。可是她在头客栈跟你作了最后一谈话以后--我只是重复她的原话,--她才清醒过来,看出了你的阴谋计,她说,从此以后,管你怎样竭力想把你的意掩盖起来,你也骗不她了。但是你并没有掩什么,这一点她是一再明的,后来她接着说:后但凡碰到第一个有利会,就得试着仔细地听说些什么,不要泛泛地,而是要仔细又仔细地。她说的就是这些,谈我本人,她说是你自己诉她的:你搞上了我--她用的就是这样的字眼--只是因为你正巧碰上了我,因为我没有真正绝你,因为你完全错误以为酒吧间的女招待原任何客人可以随意伸手取的对象。老板娘还在伦霍夫旅馆里打听到,天晚上你出于某种原因在那儿过夜,这样,也有通过我才能达到目的否则你就没有别的办法这一切就使你在一夜之变成了我的情人,然而使这一下成为更严肃的情却还需要一些别的什。这就是克拉姆。老板没说她知道你要从克拉那儿得到什么,她只是再说你在认识我以前就心想接近克拉姆,认识后也同样如此。所不同只是在认识我以前,你有一线希望,而现在你稳妥又迅速地在我身上得了接近克拉姆的可靠段,连你自己也处于有的地位了。今天你说你认识我以前,好像在五雾中瞎闯,我听了这话么吃惊--不过这还是没有充分根据的表面上的惊而已。这些话简直跟板娘说的完全一样,她说你只是在认识我以后才认清了你的目标。这因为你认为你从我的身获得了克拉姆的情妇,就拥有了一个只有用高代价才能赎取的人质了你的奋斗目标就是用这人质去跟克拉姆打交道在你的眼睛里,我是无轻重的东西,而这笔代却是你的一切。所以,是与我有关的,你都准作出任何让步,而对这代价,却寸步不让。所,我失去了赫伦霍夫旅的职业,对你来说是一无所谓的事情,我离开头客栈也无所谓,我在个学校里于着这种繁重活儿,在你看来,同样是无所谓的事。你对我有一点温存,连跟我在起的时间也几乎没有,把我交给两个助手,你来也没有起过妒忌的念,在你看来,我惟一的值就是我一度是克拉姆情妇,你在无意中拼命我别忘记克拉姆,这样一旦决定的时刻到来,就无法抗拒了;可是同你跟老板娘大吵大闹,认为她是惟一能把咱们个分开的人,这就是你跟她吵翻的原因,这样就得跟我一起离开桥头栈了;但是就我来说,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属于你的,这一点你是不怀疑的。你把自己同拉姆的会见当作了一桩卖,一场现金交易。你计一切可能性;假使你达到目的,你就准备什都于;如果克拉姆要我你就准备把我献给他,果他要你缠住我,你就住我;如果他要你扔掉,你也就会扔掉我,你己也准备好扮演一种角的;要是对你有利的话你会声明你是爱我的,会用强调你的渺小来对他的满不在乎,然后再你是他的后继者这一事去羞辱他,或者随时准把你听我说过的我对他爱情的表白告诉他,央他重新跟我相好,当然须得按照你的条件;假得不到任何答复,那你于脆用你K和妻子的名跑去求他答复。老板娘后还说,一旦你发现你每一件事情上--在你的傲慢、你的希望、你对拉姆和他同我的关系的法上--都打错了主意,那么,我的炼狱生活也开始了,因为到那个时,我才头一遭真正变成你非依靠不可的惟一资,然而已经证明是一份无价值的资产了,你当也会视若敝屣,因为你我并没有什么感情,只一种所有权的感情罢了"现在,看来既然已经事齐备,至少是有了功的可能性,汉斯也解除顾虑,变得快活来,便跟K又聊了一儿,接着又跟弗丽达扯了一会儿--她一直坐在那儿若有所思,会儿才重新开始参加们的谈话。在谈话中她问起他将来打算做个什么样的人;他略思索便说他愿意做一像K这样的人。再问理由时,他又讲不出理来,问他是不是愿当个看门人,他一口答不愿意。后来经过一步追问,他们才明他怎么会有这个愿望。就K眼前的处境而,可以说又狼狈又屈,实在没有什么可羡的;这一点汉斯不用旁人也看得清清楚楚他自己也一定要保卫妈,别让她听到K说哪怕是一句最轻的话甚至连看也不要看到。可是尽管这样,他是上K这儿来,请K许他帮他的忙,在得了K的同意以后又感非常高兴;他还认为人也会跟他一样想;突出的例子就是他的妈自己也亲口提到K名字。这些矛盾在他脑子里产生了一种信,那就是尽管K眼前处境又狼狈又受人轻,然而在不可思议的远的未来,他一定会人头地。而吸引着汉的也正是这个可笑的远的未来和通向未来飞黄腾达;这就是在前情况下他为什么还愿意接近K的原因。种特别幼稚而又特别熟的精明打算,还由事实上汉斯把K看成像是一个年龄远比自幼小,但是前途却比己远大的弟弟一样。最后承认这些事情是为给弗而达的许多问逼得没有办法,才不乐意地一本正经说出的。当K说他知道汉羡慕他的是什么,他又快活起来;K说他慕的是他的那根放在子上的漂亮手杖,汉在谈话时无意中一直玩着的那根手杖。K做这样的手杖,要是们的计划成功了,他定给汉斯做一根比这漂亮的手杖。现在已弄不清楚到底汉斯是是真的就只想那根手,可是K这个诺言使乐开了;他满脸喜色跟K道别,一面紧紧握了握K的手,一面:"那么,后天再见啦!"□ 作者:[奥地利]卡夫过了一会儿,房门上有人轻轻敲了一下。"巴纳巴斯!"K叫了一声,扔下手里的扫帚,匆几步就走到门边。弗丽达直勾地望着他,她听到这个名字比到什么都吃惊。K两只手颤抖,一时拧不开门上那把旧锁。"马上就开啦,"他不问外面到底是谁,只是一迭连声这么说。是接着他就不得不面对事实:敞开的房门口走进来的不是巴巴斯,而是起先曾经想跟他说的那个小孩子。可是K不愿意去记起这个孩子了。"你上这儿来干吗?"他问道。"各个班级都在隔壁上课。我是从那儿来,"孩子宁静地抬起深褐色的大眼睛望着K,垂手立正着回答。"那么,你想干什么?给我出去!"K微微向前俯着身子说,因为孩子说话的声音很低。"我能帮你一点儿忙吗?"孩子问道。"他要帮咱们的忙哩,"K对弗丽达说。接着他又对孩子说:"你叫什么名字?""汉斯·勃伦斯威克,"孩子回答说,"四年级生,马德雷因加斯的鞋奥托·勃伦斯威克的儿子。""喔,你的名字叫勃伦斯威克,"K说,这会儿,他的声气和善点儿了。原来汉斯看到女教师K的手抽出了血痕,感到非常愤,立刻决定支持K。他刚才冒着要受到严厉处罚的危险,一个投向敌人的逃兵似的,从壁那间教室里大胆地溜出来。际上,主要可能还是他的孩子驱使他做出这种举动来的。他什么事情都显出那么一本正经神气,这似乎就说明了这一点开头因为羞怯,他有点儿拘束但是很快就跟K和弗丽达搞熟,等他们给了他一杯热咖啡以,他就变得活泼起来,并且赢了他们的信任。他开始迫切而决地向他们发问,似乎他想尽地知道问题的实质,好让他独思考,决定他们该怎样办。他个性有点专横,但是包含着天无邪的童心,因此他们带着一玩笑一半正经的态度听他摆布不论怎样,他要求他们全神贯地听他的;工作完全停止了,饭也不知不觉地耽误了。尽管斯坐在一张课桌旁边,K和弗达并排地坐在讲台上的一张椅上,但是看起来汉斯倒像是教,仿佛他正在考问他们,评定们的答题似的。他温柔的嘴角浮着一丝微笑,似乎说明他自也完全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游戏了,但是这个想法只是使他更本正经地导演着这场游戏;也他嘴边流露的并不是真正的笑,而是他童年的幸福。非常奇的是,他在跟他们谈了很久以,才承认自从K上雷斯曼家去以后他就认识他了。K感到很兴。"在那位太太脚边玩着的就是你吗?"K问他。"是的,"汉斯回答说,"那是我的妈妈。"这时他不得不谈到他的妈妈,但是显得吞吞吐吐,要人家问几遍才开口;现在事情很清楚他只是一个孩子,从他的口气来--特别是他提的问题,--有时候似乎真是一个有毅力有见的大人在说话;可是一会儿突然恢复成只是一个小学生,多问题都弄不懂,别人的意思误解了,而且因为孩子气,不道体谅别人,话也说得太轻,管一再给他指出了破绽,但又执地连其他问题也不肯回答了而且毫无窘态,一个大人要像样是做不到的。他觉得似乎只他一个人才有提问题的权利,是让K和弗丽达提了问题,那破坏了规则,浪费了时间。他会一声不响地坐上好大一会儿挺直了身子,垂着头,噘起了嘴唇。这时候弗而达给他的这表情迷住了,有时便故意问他个问题,想逗他做出这种表情。有几次她成功了,但是K却感到不高兴。他们探问了半天得到的并不很多。汉斯的母亲体不大舒服,可是她生的是什病,还是没有弄清楚;她膝上那个孩子是汉斯的妹妹,名字弗而达(汉斯对他妹妹跟问他这位太太同名这点并不高兴)这一家人住在村子里,但并不雷斯曼家住在一起--他们只是上那儿去串门儿,顺便洗一次,因为雷斯曼有一只大浴桶,了汉斯以外,年幼的孩子们都欢在那桶子里洗澡,泼水。汉提到他的父亲时,一会儿怀着意,一会儿又怀着恐惧,但也是在不讲到母亲的时候才提起亲;跟他的母亲相比,父亲显是不重要的,但是问起勃伦斯克这家人的生活情况,尽管他费了不少口舌,却始终没有得回答。K知道他的父亲拥有着地最大的制鞋铺,没有人能同匹敌,这样一个人所共知的事也问了一遍又一遍;实际上他亲还把活儿让给别的鞋匠去做比方说让给巴纳巴斯的父亲,他当然是作为特殊照顾才出让--单凭汉斯那么得意地把脑袋一仰的姿势,也就看出这一点了,这个姿势引得弗丽达跑过吻了他一下。又问他有没有在堡里呆过,这个问题只是在他反复问了好几次以后,他才回一声"没有"。问起他母亲有没有在城堡里呆过,他就根本置不理。最后K感到厌倦了,而这些问题对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处,他承认这个孩子是对的;说,利用一个小孩子来探听别的家庭隐秘,也是一件丢人的;加之他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没有问出什么名堂来,那就更丢人。因此,作为收场,他便孩子打算给他们什么帮助,汉说他只想帮他们干一点学校里活儿,免得教师和他的助手骂他那么凶,他也就不再感到惊了。K向汉斯解释说他不需要种帮助,骂人是教师的一种个,即使你拼着命干,你也还是挨他的骂,活儿本身并不繁重只是由于情况特殊,今天早晨起来得那么迟,况且,责骂在身上产生的影响,跟在一个学身上不同,他几乎不把它看作回事,他早已不放在心上了,还希望不久就离开这个教师。然汉斯只想帮助他对付教师,还是真心诚意地感谢他,可现他最好还是回去上课,要是他上回去,说不定运气好还不会到处罚。尽管K并没有强调而是无意中表示他不需要他帮忙对付教师,却保留了有关其他面的帮忙,汉斯却已经清楚地会了他的意思,便问K是否还其他事情需要他帮忙;他是很意帮他的忙的,要是他本人帮了他的忙,他愿意请他的妈妈协助,这样,问题保证就能解。爸爸碰到困难的时候,也是妈妈帮忙的。他妈妈有一回曾起K,她自己难得出门,那一她上雷斯曼家去是非常少有的。可是他,汉斯,却常常上那去跟雷斯曼家的孩子们玩耍,一回他妈妈向他问起土地测量是不是又上雷斯曼家去过。不他估计妈妈不能多讲话,因为身体很弱,很疲乏,所以他只答了一句:他没有看到土地测员,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可是现在看到K在学校里,而且还他说了话,他就可以把这件新告诉给妈妈听了。因为在妈妈有紧急的事情要你做的时候,最喜欢你讲一些新闻给她听。想了一想,便说目前他不需要何帮助,凡是需要的他都有了汉斯愿意帮他的忙,当然再好没有,他感谢他的好意;将来可能有事情需要人家帮忙,那他会去找汉斯的,他知道他的址。为了答谢起见,他,K,许也能帮他一点儿小忙;他听汉斯的妈妈生病很不安,村子显然没有人懂得她生的是什么;假使这样疏忽大意,小病有也会引起严重的后果。而他,,倒有一点医药知识,而且更得的是,有看护病人的经验。许多病例医生束手无策,他倒治疗的办法。正因为他有这种病的本领,在家乡人们都管他"苦药草"。无论如何,他很乐意去看汉斯的妈妈,跟她谈谈或许他能给她提供一点有益的见,因为哪怕只是为了汉斯的故,他也乐意这样做。开头汉一听到K愿意去给他妈妈看病他的眼睛便亮了起来,K也更于要去看了,可是结果并不令满意,因为后来对好几个问题斯毫不表示歉意地回答说,家是不准陌生人去看他妈妈的,家都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虽那天K几乎没有跟她说什么话她后来还是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这样的事情确实经常发生。可爸当时对K还是非常气愤,他不会准许K上他们家去;当时确实想找K算账,惩罚他的冒,还是给妈妈劝阻了。可是不怎么样,妈妈决不愿意跟任何谈话,不论那个人是谁,她是起过K的情况,这也不算是超常规的事情;相反,既然有人到他,她就会表示她愿意见见,但是她并没有真的见到他,这一点也可以清楚地看出她的意。她只是想听到一些关于K情况,但是她决不想跟他交谈何况,她也并不是真的生什么,她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实际上也常常这样告诉大家;明显这是因为她受不了这儿的候,可是尽管这样,为了她的夫和孩子们,她还是不愿意离这个地方,再说,她的身体已比往常好多了。听他说到这里K发觉汉斯为了要保护他的妈不受到K的纷扰,使她不受到个表面上要帮助的K的纷扰,的思索能力显着地提高了;不,为了要说出正当的理由来制K去看他的母亲,在好些方面甚至讲出跟刚才说过的互相矛的话来,特别是关于他母亲的病方面。但是,K认为即使这,汉斯对他还是有好感的,只过一提起他的母亲,他就把别都忘掉了;谁要是跟他的母亲提并论,谁就立刻处于不利的位;眼前,K就是这样,但是比方说,他的父亲,也同样是此。K想试验一下这个假设到是否正确,便说汉斯的父亲不他的母亲受到任何纷扰,这的说明他很能体贴人,如果他,,那天知道这种情形,他就决会冒昧地跟她说话了,现在他汉斯代他向母亲表示歉意。另方面,她致病的原因既然十分楚,就像汉斯所说的,那他不白为什么汉斯的父亲要留住她不让她到别的地方去疗养;人不得不推测是他不让她去,因她只是为了他和孩子们才留下的,可是她可以带了孩子们去而且她也用不着离开很长的时,也不必到很远的地方去,即在城堡的山上,那儿的空气就经大不相同了。汉斯的父亲既是本地最大的制鞋匠,那他根就不用担心假日旅行的费用,且在城堡里他或者她一定有亲或熟人,他们准会乐于邀她上堡去住的。干吗他不让她去呢他不该低估她的病情,K只看汉斯的母亲一眼,可实在是因她的憔悴和衰弱叫人太吃惊了这才迫使他跟她谈话的。甚至那时候他就感到奇怪,她的丈怎么能在她正生着病的时候让冒着蒸气坐在洗澡和洗衣的屋里,而且一点也不肯压低一下己跟别人高声讲话的声音呢。斯的父亲真是一点儿也不知道情的真实情况;她的病情即使最近几个星期里有了好转,那只是一时的起伏,要是你不把种时起时伏的征象消除,最后要变本加厉地复发,那时候病就没救了。即使K不能跟汉斯母亲谈一谈,那么,如果他能他的父亲谈谈,让他注意这一情况,或许也还是有益的所有的人刚刚走,K就对两个助说道:"给我出去!"冷不防听到这声命令,在仓皇措之余,他们服了,但是K等他刚走出屋子,便房门锁上了,这候他们想再进屋,便在外面抽抽搭地哭着,敲着门。"我已经把你们辞退了,"K叫道,"我再也不要你们给我干活儿!"当然,这正是他们所不愿意发的事情,因此他不停地往门上拳脚踢。"让我们回到你那儿去,先!"他们似乎即将被一股洪流卷走而K就是陆地。是K并不怜悯他,他急切地等待震耳欲聋的打门逼迫那个教师跑来干涉。这样的况果然很快就发了。"让你这两个宝贝助手进屋去!"他大声喝道。"我已经把他们俩给辞退了,"K也报之以高声大喝这件事还收到了想不到的效果,可以借此向教师示,自己不仅有强的解职权,还同样坚强的执行。于是教师只得好话安慰这两个手,劝他们只要静地等待着,K早一定会让他们屋去的。说着他走开了。如果这K不再向他们大说他们永远给辞了,再也没有复的机会了,那么事情也许就此解,可是他们一听他这两句话,便往门上拳打脚踢来。教师再次走来,但是这一回不再对他们说理,干脆用他那根人的棍子把他们出了学校第十四




最新章节:惹上首席坏总裁免费阅读全文

更新时间:2021-02-26

最新章节列表
弃子全文阅读
山村小站全文目录爱母
季羡林 病榻杂记 全文阅读
少年阿龙全文阅读
仙逆全文阅读仙
老婆隐婚别爱我的人全文免费阅读
终极凶器全文阅读
山野情债小说全文
毒女的情事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掠夺美男心全文阅读
第2章 腹黑总裁呆萌妻全文免费阅读
第3章 通读全文 说说为什么
第4章 上位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第5章 铁血大秦全文
第6章 名门宠婚老婆别闹了全文阅读
第7章 妈妈我是你的眼全文阅读
第8章 溃兵兄弟全文阅读
第9章 宋三喜和苏晴全文
第10章 女尊玩具宠奴全文
第11章 误惹撒旦总裁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第12章 过尽千帆皆不是全文
第13章 香艳春色全文阅读全文
第14章 完结穿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5章 斯人已逝全文
第16章 陨石之恋 杨千紫全文阅读
第17章 全文免费阅读校花的帖身高手
第18章 武侠乱入小说全文阅读
第19章 人皇纪txt下载八零全文
第20章 权谋升迁有道全文阅读1296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380章节
美文名著相关阅读More+

小说女主姜忆

欧少均

网王之女主双腿无法走路

利思瑶

女主穿越邪魅少主小说

童炯宁

大唐小说女主杨玉环

东方涛

女主重生悔改军人

师亮

女主重生胸大娇妻

牧尚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