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4020电子书最新网址:czqys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4020电子书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问道

管开城5707万字6895人读过连载

《问道》大家吃过几巡酒,正在谈论今如何下手,忽见朱小八引进一,上前与众人相见,却是油签汪二。大家见了都猜测不出,不知此来又有何事?小八叫汪坐了,添上一付碗箸,教他且了些酒食,再行说诉。汪二果坐下就吃,吃过几碗酒,几块鱼大肉,开口说道:「告诉众,小人到此非别,是特地来寻大郎通个消息。今日小人撞见个知友,他对俺说:『昨晚三时分,黄流村姚明老家,放走个梁山泊大盗,你道此人是谁就是本地穆家庄出身,穆太公儿子,没遮拦穆弘穆大郎。』大郎到了姚家,不知如何,这息就传到揭阳镇上,吃黑煞神雄得知了。马雄素知姚明老很富有,来得正好,顿生妙计,夜差使几名心腹,赶到黄流村家,满拟捞他一笔银钱受用;想姚明老撞天叫屈,矢口不承反将来人骂退。这几人回去,过情由,马雄老羞成怒,立刻了十名土兵,和他豢养的一班汉,合夥儿再到黄流村姚家,里外搜查未着。大家都说他将郎放走。忿无可泄,将姚明老了就走,直扯到马雄家内,吊后园,只怕如今正在那里受苦」汪二说到这里,穆弘忽地一桌子,叫道:「快拿俺的朴刀!此祸都为俺而起,俺若不杀雄这厮,救取姚明老脱身,如对得他住。」李俊、张顺、二等一齐起身,好容易将穆弘劝,大家重行吃酒。张顺道:「郎息怒,且听他说话毕,再行算。」穆弘点头,一手按定酒,不则一声。汪二接着说道:穆大郎出了黄流村,不知哪个明口快的狗男女,又去告诉马,说眼见大郎来此地,多分村里有人家窝藏。马雄得信,本立刻报官,教公人到来搜捕;为他哥哥笑面无常马英,前日州里做寿,虽盛闹过一番,却曾请家乡亲友吃寿酒。后天是英正生日,亲友知道的,又都纷送礼,马英推却不得,因只再排筵席,庆祝寿辰。马雄为此事,要紧替哥哥铺排一切,心情兼顾别的,所以得信之下且不发作,只遣发几名心腹,头去各处水陆要道,暗中看守以防大郎逃走。他只待哥哥寿过后,便要来村子里生事了。穆弘道:「这厮恁地奸恶!你人,却探得如此详尽,真个亏!」汪二道:「告大郎,俺那友,也就是小人结拜的义弟,汤名贵。本是镇上一条闲汉,近结交上黑煞神马雄,很得马宠任,有些机密之事,都教他干,因而姚家这件勾当,他得这般详细。今天,小人和他在处酒楼上吃酒,他噇得大醉,心地告说此事,自言早晚发财不再做那闲汉了。他说马雄已下妙计,待拿到了穆大郎,就将姚明老牵连,将他合家一网尽。姚家田财不少,待他坐实名以后,大家都得发一注横财岂不快活。小人自念:『当年郎在家时节,俺常因衣食不济多得大郎兄弟看顾,给钱给米恩惠不浅。如今大郎有事,岂不通个消息。』打定主意,别汤贵,悄然而走,却不知大郎在谁家,且胡乱撞入这村里来不想正遇小八哥,引来此地相。」汪二说罢,穆弘叫道:「们听得么?马雄这厮如此奸恶再不把他除灭,也对不住上天俺们赶紧去罢!」李俊道:「英比马雄更恶,不知屈害过多好人,难得巧遇这厮寿诞,今多分在家,俺们此去,正好将一并剪除,也替这一方除了大。」穆弘道:「李大哥说的是俺们即便罢酒,赶紧拿饭来吃,好早一点去动手!」小八听,即忙将上饭来,一顿狼吞虎,大家都吃个饱,撤去杯、盘桌、凳,打点好身上,各仗惯家伙,立刻动身。大家喊声:走。」待出朱小八家大门,只得油签子汪二叫道:「众位请,俺的面孔厮熟,去不得,在里等候,如何?」穆弘道:「不去,也得叫小八引路。」张摇手说道:「这个不能,揭阳是个大镇,人烟繁杂,耳目众,又有官兵守把,俺们只这一人,如何可以明目张胆,轻举动。为今之计,只宜三五人做起,悄悄地都去镇上就近伏下等到夜静更深,一齐杀入马雄内,出其不意,杀他一个满树开花,这样方能成事。若说此路径,何用小八哥引领,别人有认得的,只不认识马雄的家。大家胡乱地撞去杀人,须不玩的事。俺想,此去那里下手要有个人,熟悉马雄家内情形将引大家前去,这事方妥。」俊道:「恁地,汪二曾在马家入,内里一定熟悉,便叫他引是了。」众人齐和一声:「好」催逼汪二动身。三番两次,二推托开来,只不肯走。只见弘圆睁怪眼,踏步上前,将汪一把抓住,提在手中,一手掣朴刀,高高举起,喝道:「你厮,你敢再说三声不去!」唬汪二缩做一团,叫苦不迭八人分做三起走,各离开数步光景,汪二在前引领,一兜抄僻静去处,时值下弦,更后月亮初上,正好走路。家都到了马雄家宅后面,但那里都是些树木,并无人家左角斜绕一道小河流,水面照着月色,觉得分外沉静。二指着一带矮墙说道:「这面是个园子,有的一些亭池木,从园里进去,只要再越两重门,就是他的内宅了。穆弘望了一下,说道:「这容易,大家爬墙进去。」汪道:「不必。这里靠北有个门,只须一二人爬进去,把儿去了就得。」张顺、李俊个势子,走到园门跟首,面站定,蹲身下去,穆弘、史过来,便爬上肩头,两足立肩上,张顺、李俊慢慢站起来,待等身子立直,二人早墙头上面。月光下,二人爬一段,穆弘看清了,就踊身下一跳,早到园内,在墙边史全度下。这一跳不打紧,底踏落一点碎屑,墙头松掉几片砖瓦,地上作响起来。弘奔去开门,略匆忙得半点栓儿碰了一下门,又是一响忽听得有人骂道:「你这畜,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来胡!」接着,就有一人手仗杆,向园门边直扑过来,月光下,看得分明。穆弘、史全见人来,疾向暗处一闪,掣在手,那人奔到,要紧察看上栓儿,不提防斜刺里穆弘飞一腿,踢落那人手中杆棒史全抢上前只一刀,劈去半天灵盖,登时倒地。穆弘一踢过屍首,就去开门,众人来,穆弘说已结果一个,随将门掩上。大家到了园中,心细看,只跟着汪二走。两拐弯,只见西首一座亭子里有灯光。汪二说道:「这亭是马英教兄弟造的,夏天里雄也常来玩,不知他今夜在么。」穆弘一听,拔步就走大家悄悄地跟在后面。穆弘向前走,忽见亭子里有人出,便掩在一个花台傍侧。那是出来净手,恰巧走近花台穆弘突地出手,一把抓住,刀撇着他的脸道:「你叫,砍了这颗头!」那人惊得呆,做声不得。穆弘问道:「子里有人么?马雄兄弟何在」那人缩紧脑袋,战竞竞地道:「好汉,亭中不是马二人兄弟,是黄流村的财主姚老,有人在内将他拷问。」弘手起一刀,杀了那人,撩死屍,李俊、张顺都上来。弘道:「姚明老在亭子内吃,不如先行救了。」执着刀回身便走,刚近亭前,只听有人在内发话道:「你这死皮,直说了怎不好,却教皮受苦。」又一人骂道:「贼,你待拚死骇唬人家,你便个死,也不便宜。」穆弘不犹可,一听之下,登时无名火高三千丈,两步并作一步向亭子里直扑入去;李俊跟也进去。里边共有三人,正姚明老高高吊起,手中各执鞭,藤棍,作威吆喝。穆弘先扑入,朴刀起处,早将一剁翻地上。那两个惊得呆了四条腿不能移动,两张嘴噤难开,穆弘连一朴刀,又砍了一个。接着李俊抢入来,个箭步,蹿到执藤棍的身傍只一刀,砍去半条左臂,那极叫一声,棍子脱手,跌倒上。李俊索性连搠几刀,身搠了无数窟窿。张顺等一齐来,只见穆弘手执带血钢刀东张西望,还想杀人。汪二了地上一个死屍,说道:「不是马雄的心腹张千么?身竟搠得如此稀烂,也算报应」张顺道:「穆大郎,恁地快,怎不留个活口,也好问话儿。」穆弘不曾回答,猛头见上面高吊一人,赶紧上救了,打一看时,不是姚明是谁?但见他满身皮开肉烂鲜肉模糊,闭了两眼,不作声。穆弘忙在屍身上剥套衣,将他全身裹住了,抱到亭左角。那里恰有个坑子,便在上面,且教两名火家守护这里正在摆布,忽听外面有来了,张顺连忙奔出亭子,面迎去。那人问道:「老王你来么。」张顺不应,紧一上前,掉转刀背,拦肩只一,那人栽倒了。张顺赶紧一踏住,低声喝道:「你要叫,就请你吃刀。」那人不敢口,任张顺提了就走,回进子,才行问道:「你是谁人来此则甚?」那人颤声答道「我是这里一个小厮,只因才有人来报,黄流村财主姚老家,今夜忽地合家自焚,庄子烧做灰烬。我们二官人报,教我到来传命,赶将姚老结果性命,抬去园外荒林掩埋。」张顺道:「马英在么?」答道:「我们大官人天回来,此刻他兄弟还不曾睡,在一个阁子里吃酒。」顺说声:「原来如此」,只刀,把小厮也杀了,抛过屍,只留了一碗灯火,移到亭角里,教火家在内守候。张、穆弘、李俊、汪二、史全胡永六人,却一拥走出亭子汪二在前,大家乘着月色,然径走,走进一座圆月门,一条回廊之内。汪二做个手,意思是过去阁子近了。这回廊中忽起一阵脚声,声音近,四人忙向回廊转折处躲,张顺、穆弘却迎将上前。有两人拐弯过来,走得也快对面叫道:「兄弟,二官人发怒,立等你去回话。」张、穆弘不应,只顾近前。斜光中,二人一看不对,却待问,张顺腰刀早起,剁倒一,连一刀,前胸搠到背后。弘抢步上前,向第二个劈面去,将那人顶门劈做两爿,浆迸裂,一命呜呼。张顺、弘拖过死屍,四人已都走上,出了回廊,又过了一重门早见那座阁子已在眼前,阁里灯火通明,有人说话。这马英、马雄兄弟,都有上八醉意,阁子里留着一名丫鬟马英没兴儿,要睡了,马雄愿,只叫丫鬟筛酒来吃。马叫道:「兄弟,不想你白费机,弄到这么一个结果,好扫兴!」马雄道:「事已至,只有将他结果灭迹。」说,一拍桌子骂道:「混沌猪,一事都不会干,去了多久回话,累俺心焦。明日一起走他,要这班东西何用?」英道:「俺说还有用处,若得没遮拦穆弘,也平了一点忿。」大家都在阁子外静听穆弘、李俊却伏得最近,待到此话时,穆弘三屍暴跳,窍生烟,就向里面直抢进去叫声:「没遮拦穆弘来也,待怎生?」马英抬头看时,见一个凶神恶煞,手持闪亮刀,直扑将来,早惊倒在坐里,半身动弹不得。马雄是过拳脚的,两膀也有百十斤力,胆子自比哥哥壮大。说迟,那时快,当穆弘抢入阁,叫出自己名儿,马雄早跳座头,向壁上抢一口剑在手了。穆弘扑到,马雄剑已出,紧一步,向穆弘斜刺里而。穆弘撇了马英,起刀急架二人接住。马英先前一吓,倒椅中,待见兄弟拔剑动手胆气一壮,神魂回复,急从间跃起,口喊:「拿贼」,拔脚就向外奔去。不料李俊捻朴刀,正抢入来,二人迎正着。李俊手起一刀,把马夹脖子剁翻,复一刀,就此结。李俊骂声:「恶贼」,头过来,只见一个丫鬟惊倒地,顺手一刀杀了。马雄正,忽见又扑进人来,心里就,手脚慢得半点,吃穆弘磕兵器,一朴刀搠入肚腹,翻栽倒,穆弘抢上一步,就割头。李俊指着地上,说道:今夜除掉此一双恶贼,好不快!」穆弘在阁子里一瞧,没第四个人可杀,便靠近桌,放下马雄的脑袋,按定带钢刀,说道:「这一对狗男也乐意,你看满桌子好酒菜」李俊道:「张二哥怎不入?」一句话提醒了,穆弘登住口,拖着刀,奔出阁子一,哪里有四人的踪影。穆弘惊,返身进来告知李俊,李也呆了。穆弘道:「好奇怪被人暗算不成?」提了朴刀却待出去寻找,只听得一阵步声,张顺、史全、胡永已入来,三人满身血迹,却不了油签子汪二。张顺便道:大家快走,这里内宅男女,杀得一个不留,时候久了便好。」穆弘、李俊也不及动,大家一齐走出阁子,直到园亭子里,教一个火家背了明老,吹灭灯火。簇拥出了子,将园门虚掩上,径取原而走。行到半路,忽听得鸣击柝之声,一个打更的正在来,张顺连忙上前数十步,向暗处,待打更的行得切近张顺跳上前,先抢下他锣儿打更的待叫,早吃张顺一刀了,灭了灯笼,拖过死屍,家仍向前走。走不多路,来一个巷口,又听得一片脚声似向这里走来。张顺道:「也不尴尬,来时容易,去时恁地难!」便教大家回入巷,独自掩到巷口偷看,却是七个巡夜土兵,拐弯向左边去了。张顺等他们去远,回巷里,大家仍抄僻静小路,到寨栅跟首。童威、童猛已得心焦,一齐出了寨栅,反栅门,急急取路而走。路上穆弘要紧探问:「汪二到了儿去?」张顺道:「汪二死。当时你和李大哥抢进阁子俺听见有人喊拿贼,接着,子右边的角门一响,起了声,汪二喊说:『不好,这里个教师,也了得,遮莫是他了?』俺们便一齐奔去,汪首先抢入角门,不提防有人在门背后,蓦地一刀,将汪剁倒在地上,就此送命。俺下不由大怒,直抢进去,果一人扑将来和俺就斗,不三合,吃俺一刀杀了。后面两帮凶的汉子,给史全、胡永刀一个,都结果了。俺们杀性起,就冲入角门,直到内,不问男女老小,逢人便杀杀得一乾二净,可算是水底拦网,大小鱼儿都捞尽。」弘道:「这一下也痛快,只惜这汪二,白白地丢了性命且说张魁翻身重上大船,张顺手挥半月刀,将夥伴纷剁下水去,悲愤填胸,叫:「张二恶贼,俺今日你拚了罢!」奋身上前,住张顺再斗。又是十来个合,张魁再不能支持,兵吃张顺磕落,手无寸铁,忙将身一跃,下水而逃原来张魁杀了朱小全家,行至半路,巧撞见一只夜行船顺便做了一点买卖心里乐极。待回至下,便对徒弟火家道:「今夜难得干快事,却也辛苦够,船上有一坛子好,又有现成的鱼肉便拿来煮了,大家个痛快,索性吃到天明登岸罢。」众称好,几个火家赶动手,把鱼肉都煮烂熟,盛满了大碗碟子,将酒坛子打,放在舱内,大家坐了,大碗酒,大鱼肉,有吃有喝,说有笑,好不畅快天色黎明,一个火来船头上净手,忽两只船驶将近来,生诧异,这里什么方,他们竟敢到此泊。这火家带着七分酒意,净手过了待那来船傍近,高喝道:「什么船?呼不打,却冒失地停泊。」只听对面上有人应道:「俺是阎王爷差来的,来勾魂摄魄!」说声里,早在船头上将过来,只一刀,火家剁落下水。此便是浪里白跳张顺舱中正吃得开怀,听得船头上有人发,又有落水的声音张魁喊声:「不好,起身抢一口刀在里,蹿向后艄,众家徒弟各抢兵器,纷夺舱而出。有几人跳上小船,赶紧岸报信去了。且说顺跳上大船,剁了名火家下来,一奋就扑向舱里,有的步慢得一些,就吃顺乱剁乱杀,船中时喧闹起来。李俊船上看得清切,就苏大隆快引穆弘和家登岸,速去截杀应的人。苏大隆、弘不敢怠慢,立引家上岸而去。这里顺杀了几人,要紧出舱外,找寻张魁不想张魁从后艄兜,两个遇个正着,住就斗,论气力,魁强似张顺,论武,张顺自胜张魁,兼张魁带点腿伤,不得张顺轻捷灵活斗到半中,张魁抵不得,自念三十六,走为上着,不如罢。念头转完,虚一腿,张顺倒吃他计,疾忙闪过,不防张魁就向傍边船一跃,欲思登岸逃。童威、童猛正在中,穆弘教他们守姚明老,二人见别都在动手,正自乾,忽见一人跳船逃,童威急掣朴刀在,跳过去挥刀拦截张魁就吃童威接住斗上十多回合,隔又有人上来帮助,魁一看不好,船只,转身不得,自己是孤身,定要吃亏不如仍上大船,再道理。当下一刀格童威兵器,将身一,回上大船。童威斗得性起,忽见敌逃走,好不恼恨。猛刚跳过船来,却打一个照面,人已了,心中更恼。二无名火无处可泄,跳到旁边几只船上只拣张魁的党羽,砍瓜切菜一般,喊之声,闹得更响大家一路走,一路说早到新村,只见前面来一人,高声叫道:张二哥,大事不好,小八全家被害死了。大家近前看时,却是大隆。众人听了,都一惊,就在林子边坐,穆弘叫火家放下姚老,且不理会他伤势重,抱在自己怀里,紧听苏大隆诉说,只苏大隆说道:「你们后,小八便在家里收,首先拿出四个包裹一并交给俺手里,说穆大郎、李大哥和二兄弟的,教俺将去船安放。他又叫两个火,整备下自己船只,把家用东西搬下去。自忙碌,哪知早透了息,张魁知道二哥到此地,下在小八家里他便带领一班打手,出船只,恰在那时赶。直入小八家内,口声声寻二哥报仇,逼小八要人。你想,这如此蛮横,一言不合就此动武,从屋子里打到门外。小八今夜亏的众寡不敌。他们多,这里却只有几个家,斗到中间,火家的是打伤了,有的逃了,小八独力难支,吃他们乱刀砍死。张这厮更起毒心,又扑小八家中,将他的老、娘子、儿女一齐杀,放起一把火把屋子烧了。」张顺道:「子里闹到这样,当时得知么?」苏大隆道「那时俺在小八船上着张罗,有人赶来告,只说是打架,俺自曾留神。不想落后一火家奔来说,小八全被杀,又被放火烧了房,俺真急了,待奔看时,张魁一干人早远去,俺又悲又忿,法可使,坐等过一会,不见你们回来,心更急,出村外来望了回,不想你们此刻才来。」张顺叹口气道「这倒害了小八也,仇不可不报!」李俊道:「他们去久了么」苏大隆道:「倘你早回来一二个时辰,情还能够追上。」李跌脚道:「可惜迟到一步!」穆弘叫道:可惜什么,俺们赶到孤山去也得。」一句叫醒众人,大家一齐身,径到村里,只见场上围拢许多村人,几家的妇人,因为延掉她们屋子,坐在地痛哭。小八的屍身,门前树底下躺着,村打个火来,张顺、李借来上下一照看,果死得十分可惨。张顺回头见了穆弘,怀里托着人,好不累赘,教二童帮同抬了姚明,先去船上安顿。又苏大隆说道:「记得的包裹在你船上,快将来,俺有用处。」大隆道:「穆大郎四的包裹,也都在俺船。」李俊便叫:「俺一发取将来。」不一,包裹取到,张顺、俊便打开来,取出银,分给了被延烧的几。张顺又道:「这里有十两银子,谁愿将八屍身埋葬,这银子赏给他。」就有人上接了。张顺收拾起包,便对众人说道:「位兄弟,俺们今夜去阳镇,杀了恶霸马雄家,替这里地方上除大害。好汉子行事要去分明,不累傍人半,日后官府若来根究你们千万不要害怕,推在俺们身上好了。们要走了,如有意上山泊去,便做伴同行立刻就走。」张顺道,有好多个光身汉子齐称:「愿往」第二十三回 没遮拦诛酆都煞 癞头鼋斗浪里白话说没遮拦弘心头火发掣出朴刀,杀汪二;汪叫苦不迭,称愿去。穆就放了手,下朴刀,说:「你去,便不杀。」二透过一口气,定了惊。穆弘催着走。张顺道「小八哥,今有汪二引,这事便行你只在家中点,把船只备好了。」小八说声:理会,此番毕,俺也不不走,也只同上梁山泊。」当下大各携兵器,声:「走!拥出小八家,离了村子径取路向揭镇进发。此除了李俊、顺、穆弘、威、童猛五,史全、胡又带领五名家,连汪二计一十三人不一时,来一所土地庙,大家暂歇听更鼓时,打二更。汪因对众人说:「这里是荒废的土地,离镇上只半里之遥,走便到;但过去有个寨,常有几名兵守把,须了寨栅,才够入镇子去俺们应如何摆布?」李道:「恁地怎生摆布?张顺略一沉,说道:「事,俺们只如此如此,管过去。」人称好,一出了庙门,到寨栅近边大家去道傍着,只汪二张顺、二童前去。童威童猛扶了张,汪二在前四人踅近寨,汪二便唤「有人么?烦哪位启一栅门。」叫几声,只听寨栅内有人道:「哪里的厌物,半三更,大呼叫,把俺做好好的安乐,无端地惊了,老爷不,待怎生?汪二道:「哥休怪,过人因今日山有赛神,去里外社公祠吃酒,一个伴噇醉了,此脚步迟了点,伏乞大方便则个!里面哼着声道:「糊涂子!你要老方便,你也先方便人。汪二近前,着寨栅应道「小人理会且待开了栅,这里有一零碎银子,大哥们明日酒吃。」说,便听得里答应:「来。」却有人说道:「王哥,今夜是轮值,合该去开门。」有人说道:俺也来相帮着一下,明酒得大家吃」只见一人擎灯火,向面照了又照才将寨栅慢开放。汪二候在那里,称:「有劳哥」,举步入。张顺、威、童猛跟上来,走进门,童威只朴刀,早将栅的土兵剁。那个执灯喊声:「阿」,转身待,吃张顺一踢倒,童猛上前一刀杀。灯儿在地火,燃烧起,张顺赶紧脚,踏得熄。猛听得有叫道:「你干得好事!四人都吃一。待往下听:「怎的不寨栅关闭,干没了银子走么?」张看时,右边出一道灯光却有两间草在那里,张急掣腰刀在,直奔到草前,一人正门口探望,顺手起一刀人头落地。听得草房内道:「酒鬼牛老儿,栽跟头了。」顺将身一跳直蹿入草房,灯光底下只见草铺子躺着二人,忙一个一刀都结果了,口气吹灭灯,翻身而出但见李俊等人都已进来张顺教将寨关闭,又把屍拖入草房,教二童领个火家在此把,回来时接应。汪二时手无寸铁见在草房里得一把刀,在手中,好有兴当下一行人众,离了村,齐走到江边,只见三船并泊在那里,张顺、俊下在苏大隆船上,穆、二童下在史全船上,外诸人分坐二船,朱小那只船也就弃下了。大坐定,火家便在船上扯风篷,两只船一齐驶行恰巧风势转了方向,顺而进,一帆风直到小孤下,那时已天色黎明了苏大隆一路在船头上远,见在被他望到,便叫:「张二哥,可也真巧前面那一只大船,还不张魁的么?」张顺钻出头一看,果见山下泊着条大船,船中灯火通明又隐隐听得人声嘈杂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 贴身医王最新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4-13

最新章节列表
盛世惊情免费全文
结缘全文免费阅读
家有萌妻 全文
爱情未满婚先至全文
拒捕全文
驱魔人第三部全文阅读
九王妃全文阅读
守婚全文阅读
末世医神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叶柯安小冬全文阅读
第2章 夺情交易全文阅读
第3章 帅哥们接招吧全文阅读
第4章 重生之夏光璀璨全文
第5章 逸园深深夏迟暮全文
第6章 绝品医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秋水易色全文阅读
第8章 绝宠农妃全文阅读
第9章 高手来都市全文阅读
第10章 将军的下堂哑妻全文
第11章 暖婚之诱宠娇妻全文
第12章 不听话请下床全文阅读
第13章 杀铃全文杀铃永爱
第14章 最新章节锦谋全文
第15章 盗墓疑城全文下载
第16章 马全文可以分为两个部分
第17章 网游金庸h全文阅读
第18章 最新章节紫蛟龙吻全文
第19章 医世暧昧全文阅读
第20章 双生花 杀铃全文如何下载到手机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802章节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我们怎样才能过上好日子

申屠爽采

玉钩斜

卜心怡

别以为你懂孩子的心 下载

友赤奋若

掠上魔榻

钟瑞芝

春温一笑

延暄嫣

你好道长下载

子车思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