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4020电子书最新网址:czqys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4020电子书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云裳华浓全文免费读

许长富7690万字1978人读过连载

《云裳华浓全文免费读》"这么说,这原来是看门人干的,"教师一面说,一推开那两个助手朝着K转过脸去K这会儿一直靠手里的扫把柄上着,"好一个看门人,自己没有胆承认,却让别人虚作假来承担你己犯下的罪行。""唔,"K说,他没有放过这个事,那就是弗丽达一席话已经和缓教师最初那股不遏制的气愤,"要是这两个助手尝一点儿棍子的滋,我决不表示遗;如果他们逃避十次应有的惩罚那么,给他们一代人受过的处罚也是完全应该的况且这样一来,员先生,也可以免我跟你两人之的直接冲突,这我来说倒是值得迎的。也许你自也同样是欢迎的。不过,现在我到弗丽达已经为两个助手而牺牲我……"K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在静中听到弗丽达幕后的饮泣声,"当然,这一切完是由于她清白的怀。""这是无中生有!"女教师说。"我跟你的意见完全一致,琪莎姐,"教师说。"至于你,看门人搞了这些丢丑的情,你的职务自解除了。同时,保留进一步给予处分的权利,但现在,你本人连家属必须立刻给离开这所学校。对我们来说,无是解除了一个沉的负担,而且我总得想法子上课。你们赶快给我吧。""我不打算从这儿挪动一步"K说,"你是我的上司,可是聘来担任这个职务人并不是你;我村长请来的,我接受他的解聘,且他给我这个职也决不是为了让跟我的家属上这来挨冻,而是--像你自己亲口告过我的那样--为了兔得我做出任莽撞的事情来。此,现在突然把解职是完全违背的意愿的;除非亲口对我说他已改变初衷,否则决不相信你的话而且我不接受你种草率决定的通,可能对你也有大的好处。""那么,你不打算接吗?"教师问。K摇摇头。"你好好地考虑一下吧,"教师说,"你的决定并不总是万无失的;你应该反一下,比如说,天下午你拒绝接审查的事。""这会儿你提起这件情干吗?"K问。"因为这是我一时高兴,"教师回答道,"现在我最后再说一遍,滚出!"但是看到还是没有效果,教师走到桌子那边去琪莎小姐低声商;琪莎主张喊警,但是教师反对最后他们似乎取了一致意见,教命令孩子们到他教室里去,他们以在那儿跟其他孩子们一起上课这个变更使大家很高兴,片刻之,随着一阵嬉笑声音,孩子们都出了这间屋子,师和琪莎小姐最出去。琪莎手里着上课的点名簿簿子上面大模大地躺着那只对什都满不在乎的老。教师本来想把留下来,但是琪给他提起了K的待牲畜的行为,也就毫不犹豫地变了主意。于是教师除了其他使恼火的事情以外现在又为了这只谴责起K来了。他走到门口的时,对K说了最后几句话:"这位小姐和她的学生们被迫离开这间教的,因为你坚决肯接受我的解职知,可是谁也不要求她,这么一年轻姑娘,在你肮脏的家务纠纷进行教学。所以尽管请便吧,你怎样放肆都可以规规矩矩的人是会来反对你或干你的。可是我告你,这是捱不了久的。"说罢,他砰的一下把房门上了第十三所有的人刚刚走完,K就对两助手说道:"给我出去!"冷不防听到这声命令,在仓皇失措余,他们服从了,但是K等他刚走出屋子,便把房门锁上了这时候他们想再进屋来,便在面抽抽搭搭地哭着,敲着房门"我已经把你们辞退了,"K叫道,"我再也不要你们给我干活儿了!"当然,这正是他们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因此他们不地往门上拳打脚踢。"让我们回到你那儿去,先生!"他们似乎即将被一股洪流卷走,而K就陆地。但是K并不怜悯他们,急切地等待这震耳欲聋的打门逼迫那个教师跑出来干涉。这的情况果然很快就发生了。"让你这两个宝贝助手进屋去吧!"他大声喝道。"我已经把他们俩给辞退了,"K也报之以高声大喝;这件事还收到了意想不到效果,他可以借此向教师表示自己不仅有坚强的解职权,还同样坚强的执行权。于是教师得说好话安慰这两个助手,劝们只要安静地等待着,K迟早定会让他们进屋去的。说着他走开了。如果这时K不再向他大声说他们永远给辞退了,再没有复职的机会了,那么,事也许就此解决,可是他们一听他这两句话,便又往门上拳打踢起来。教师再次走出来,但这一回他不再对他们说理了,脆用他那根吓人的棍子把他们出了学校上一章目 录下一上一章目 录下一过了一会儿,房门上有人轻轻地了一下。"巴纳巴斯!"K叫了一声,扔下手里的扫帚,匆匆几步走到门边。弗丽达直勾勾地望着,她听到这个名字比听到什么都惊。K两只手颤抖着,一时拧不门上那把旧锁。"马上就开啦,"他不问外面到底是谁,只是一迭声这么说。可是接着他就不得不对事实:从敞开的房门口走进来不是巴纳巴斯,而是起先曾经想他说话的那个小孩子。可是K不意再去记起这个孩子了。"你上这儿来干吗?"他问道。"各个班级都在隔壁上课。我是从那儿来的"孩子宁静地抬起深褐色的大眼睛望着K,垂手立正着回答说。"那么,你想干什么?给我出去!"K微微向前俯着身子说,因为孩子话的声音很低。"我能帮你一点儿忙吗?"孩子问道。"他要帮咱们的忙哩,"K对弗丽达说。接着他又对孩子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汉斯·勃伦斯威克,"孩子回答说,"四年级生,马德雷因加斯的鞋匠奥托·勃伦斯威克的儿子""喔,你的名字叫勃伦斯威克,"K说,这会儿,他的声气和善一点儿了。原来汉斯看到女教师把的手抽出了血痕,感到非常气愤立刻决定支持K。他刚才就冒着受到严厉处罚的危险,像一个投敌人的逃兵似的,从隔壁那间教里大胆地溜出来。实际上,主要能还是他的孩子气驱使他做出这举动来的。他做什么事情都显出么一本正经的神气,这似乎就说了这一点。开头因为羞怯,他有儿拘束,但是很快就跟K和弗丽搞熟了,等他们给了他一杯热咖以后,他就变得活泼起来,并且得了他们的信任。他开始迫切而决地向他们发问,似乎他想尽快知道问题的实质,好让他独立思,决定他们该怎样办。他的个性点专横,但是包含着天真无邪的心,因此他们带着一半玩笑一半经的态度听他摆布。不论怎样,要求他们全神贯注地听他的;工完全停止了,早饭也不知不觉地误了。尽管汉斯坐在一张课桌旁,K和弗丽达并排地坐在讲台上一张椅子上,但是看起来汉斯倒是教师,仿佛他正在考问他们,定他们的答题似的。他温柔的嘴上浮着一丝微笑,似乎说明他自也完全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但是这个想法只是使他更一本经地导演着这场游戏;也许他嘴流露的并不是真正的笑容,而是童年的幸福。非常奇怪的是,他跟他们谈了很久以后,才承认自K上雷斯曼家去了以后他就认识了。K感到很高兴。"在那位太太脚边玩着的就是你吗?"K问他。"是的,"汉斯回答说,"那是我的妈妈。"这时他不得不谈到他的妈妈,但是显得吞吞吐吐,要人问了几遍才开口;现在事情很清,他只是一个孩子,从他的口气来--特别是他提的问题,--有时候似乎真是一个有毅力有远见大人在说话;可是一会儿又突然复成只是一个小学生,好多问题弄不懂,别人的意思也误解了,且因为孩子气,不知道体谅别人话也说得太轻,尽管一再给他指了破绽,但又固执地连其他问题不肯回答了,而且毫无窘态,一大人要像这样是做不到的。他觉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才有提问题的利,要是让K和弗丽达提了问题那就破坏了规则,浪费了时间。就会一声不响地坐上好大一会儿挺直了身子,垂着头,噘起了下唇。这时候弗而达给他的这种表迷住了,有时便故意问他几个问,想逗他做出这种表情来。有几她成功了,但是K却只感到不高。他们探问了半天,得到的并不多。汉斯的母亲身体不大舒服,是她生的是什么病,还是没有弄楚;她膝上的那个孩子是汉斯的妹,名字叫弗而达(汉斯对他妹跟问他的这位太太同名这点并不兴),这一家人住在村子里,但不跟雷斯曼家住在一起--他们只是上那儿去串门儿,顺便洗一次,因为雷斯曼有一只大浴桶,除汉斯以外,年幼的孩子们都喜欢那桶子里洗澡,泼水。汉斯提到的父亲时,一会儿怀着敬意,一儿又怀着恐惧,但也只是在不讲母亲的时候才提起父亲;跟他的亲相比,父亲显然是不重要的,是问起勃伦斯威克这家人的生活况,尽管他们费了不少口舌,却终没有得到回答。K知道他的父拥有着当地最大的制鞋铺,没有能同他匹敌,这样一个人所共知事实也问了一遍又一遍;实际上父亲还把活儿让给别的鞋匠去做比方说让给巴纳巴斯的父亲,这当然是作为特殊照顾才出让的--单凭汉斯那么得意地把脑袋一仰姿势,也就看出这一点来了,这姿势引得弗丽达跑过去吻了他一。又问他有没有在城堡里呆过,个问题只是在他们反复问了好几以后,他才回答一声"没有"。问起他母亲有没有在城堡里呆过,就根本置之不理。最后K感到厌了,而巳这些问题对他似乎也没什么用处,他承认这个孩子是对;再说,利用一个小孩子来探听人的家庭隐秘,也是一件丢人的;加之他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却有问出什么名堂来,那就更加丢。因此,作为收场,他便问孩子算给他们什么帮助,汉斯说他只帮他们干一点学校里的活儿,免教师和他的助手骂得他那么凶,也就不再感到惊异了。K向汉斯释说他不需要这种帮助,骂人是师的一种个性,即使你拼着命干你也还是要挨他的骂,活儿本身不繁重,只是由于情况特殊,今早晨才起来得那么迟,况且,责在他身上产生的影响,跟在一个生身上不同,他几乎不把它看作回事,他早已不放在心上了,他希望不久就离开这个教师。虽然斯只想帮助他对付教师,他还是心诚意地感谢他,可现在他最好是回去上课,要是他马上回去,不定运气好还不会受到处罚。尽K并没有强调而只是无意中表示不需要他帮忙去对付教师,却保了有关其他方面的帮忙,汉斯却经清楚地领会了他的意思,便问是否还有其他事情需要他帮忙;是很乐意帮他的忙的,要是他本帮不了他的忙,他愿意请他的妈来协助,这样,问题保证就能解。爸爸碰到困难的时候,也是找妈帮忙的。他妈妈有一回曾问起,她自己难得出门,那一天她上斯曼家去是非常少有的事。可是,汉斯,却常常上那儿去跟雷斯家的孩子们玩耍,有一回他妈妈他问起土地测量员是不是又上雷曼家去过。不过他估计妈妈不能讲话,因为她身体很弱,很疲乏所以他只回答了一句:他没有看土地测量员,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可是他现在看到K在学校里,而还跟他说了话,他就可以把这件闻告诉给妈妈听了。因为在妈妈有紧急的事情要你做的时候,她喜欢你讲一些新闻给她听。K想一想,便说目前他不需要任何帮,凡是需要的他都有了,汉斯愿帮他的忙,当然再好也没有,他谢他的好意;将来他可能有事情要人家帮忙,那时他会去找汉斯,他知道他的地址。为了答谢起,他,K,或许也能帮他一点儿忙;他听到汉斯的妈妈生病很不,村子里显然没有人懂得她生的什么病;假使这样疏忽大意,小有时也会引起严重的后果。而他K,倒有一点医药知识,而且更得的是,有看护病人的经验。有多病例医生束手无策,他倒有治的办法。正因为他有这种治病的领,在家乡人们都管他叫"苦药草"。无论如何,他很乐意去看汉斯的妈妈,跟她谈谈。或许他能给提供一点有益的意见,因为哪怕是为了汉斯的缘故,他也乐意这做。开头汉斯一听到K愿意去给妈妈看病,他的眼睛便亮了起来K也更急于要去看了,可是结果不令人满意,因为后来对好几个题汉斯毫不表示歉意地回答说,里是不准陌生人去看他妈妈的,家都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虽然天K几乎没有跟她说什么话,她来还是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这样事情确实经常发生。可爸爸当时K还是非常气愤,他决不会准许上他们家去;当时他确实想找K账,惩罚他的冒昧,还是给妈妈阻了。可是不论怎么样,妈妈决愿意跟任何人谈话,不论那个人谁,她是问起过K的情况,这也算是超越常规的事情;相反,既有人提到他,她就会表示她愿意见他,但是她并没有真的见到他从这一点也可以清楚地看出她的意。她只是想听到一些关于K的况,但是她决不想跟他交谈。何,她也并不是真的生什么病,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实际上常常这样告诉大家;很明显这是为她受不了这儿的气候,可是尽这样,为了她的丈夫和孩子们,还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她的身体已经比往常好多了。听说到这里,K发觉汉斯为了要保他的妈妈不受到K的纷扰,使她受到这个表面上要帮助的K的纷,他的思索能力显着地提高了;错,为了要说出正当的理由来制K去看他的母亲,在好些方面他至讲出跟刚才说过的互相矛盾的来,特别是关于他母亲的疾病方。但是,K认为即使这样,汉斯他还是有好感的,只不过一提起的母亲,他就把别的都忘掉了;要是跟他的母亲相提并论,谁就刻处于不利的地位;眼前,K就这样,但是,比方说,他的父亲也同样是如此。K想试验一下这假设到底是否正确,便说汉斯的亲不让他的母亲受到任何纷扰,的确说明他很能体贴人,如果他K,那天知道这种情形,他就决会冒昧地跟她说话了,现在他请斯代他向母亲表示歉意。另一方,她致病的原因既然十分清楚,像汉斯所说的,那他不明白为什汉斯的父亲要留住她,不让她到的地方去疗养;人们不得不推测他不让她去,因为她只是为了他孩子们才留下来的,可是她可以了孩子们去,而且她也用不着离很长的时间,也不必到很远的地去,即使在城堡的山上,那儿的气就已经大不相同了。汉斯的父既然是本地最大的制鞋匠,那他本就不用担心假日旅行的费用,且在城堡里他或者她一定有亲戚熟人,他们准会乐于邀她上城堡住的。干吗他不让她去呢?他不低估她的病情,K只看了汉斯的亲一眼,可实在是因为她的憔悴衰弱叫人太吃惊了,这才迫使他她谈话的。甚至在那时候他就感奇怪,她的丈夫怎么能在她正生病的时候让她冒着蒸气坐在洗澡洗衣的屋子里,而且一点也不肯低一下自己跟别人高声讲话的声呢。汉斯的父亲真是一点儿也不道事情的真实情况;她的病情即在最近几个星期里有了好转,那只是一时的起伏,要是你不把这时起时伏的征象消除,最后就要本加厉地复发,那时候病人就没了。即使K不能跟汉斯的母亲谈谈,那么,如果他能跟他的父亲谈,让他注意这一切情况,或许还是有益的第二天早晨,直到小学生来到教室的时候,他们才过来,学生们睁大着眼睛观这些躺在地上的人。这很不雅观的场面,原先因屋子里热,所以他们除了衣以外什么都脱光了,可现在到了早晨,热气已经失,才感到寒气袭人,正他们要穿上衣服的时候,莎,那位修长、美丽、然态度有点生硬的年轻女教,在门口出现了。显然她来找这个新来的看门人的子的,似乎也是受了另一教师的指示而来的,因为一走到门口,她就开口说"这种情况我受不了。真是太出色啦。你可以睡在教里,只允许你这一点;我没有义务在你们的卧室里课。看门人的一家人,在上懒洋洋地一直躺到天光亮!啐!"唔,有些事也怨不得人家要说话,特别是个家和这些床铺,K心里着,便由弗丽达--两个助手根本派不上用处,只会在地板上吃惊地望着女教和学生们--帮着把双杠和木马拖开,再把一条毯子在上面,这样才划出一小地方来,至少可以让他们开学生们的目光躲在里面衣服。可是他得不到一分的安宁,因为女教师又为洗脸盆里没有清水而开始骂他了,他本来想把那只脸盆拿来给自己和弗丽达洗,现在只好马上放弃这念头,以免过分激怒那位教师,但是他的克制并没收到效果,因为紧接着就到哗啦一声响;真糟糕,来他们忘记把教师桌子上残肴收拾干净,所以她用尺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打到上去了;她用不着担心设满地的沙丁鱼油和喝剩的啡,以及摔成粉碎的咖啡该怎么处置,看门人自会上把它们都收拾干净。K弗丽达穿好了衣服,靠在杠上,眼睁睁地望着他们有的几件东西遭到了毁灭两个助手显然还不想穿衣,从贴近地上的一层毯子露出了他们的脑袋,逗得子们都乐开了。最使弗而伤心的自然是砸破了那只啡壶;经过K的安慰,并她保证,他一定马上到村那儿去要求赔偿损失,并要他当场负责照办,她这打起了精神,只穿着衬衫裙子,便从躲着的小天地冲出去抢救那块台布,至不让它再沾上污渍。虽然位女教师依然摆出了一副经紧张的样子,用戒尺不地打着桌子吓唬她,她还把台布抢过来了。等到K弗丽达自己穿戴整齐以后他们还得逼着助手们--他们似乎被眼前这些事情吓了--把衣服穿起来,不仅是吩咐和催促他们穿,实上有几件衣服还是帮着他穿上去的。一切都准备停以后,K就分配其余的工了;他让助手们去拿木柴火炉,但是先得给另外那间教室生好,那儿有另一更大的危险在威胁着他,为教师本人可能已经在那教室里了。弗丽达的工作洗地板,而K自己则是给去取清水和整理一般物件就眼前来说,早饭就别想了。为了要摸清女教师的度,K决定自己先从他们小天地里走出去,其余的等他叫的时候再出去;他所以采取这个措施,一方是因为他不愿意让助手们出任何蠢事来,向当前的境预先表示妥协,另一方是他照顾弗丽达,想尽可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因为丽达还抱着奢望,而他没,她很敏感,而他一点也,她想到的只是眼前的一微不足道的苦恼,而他想的却是巴纳巴斯和他们的来。他的话弗丽达没有一不听,她的眼睛也几乎一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他露面,女教师就在孩子们直没有停止过的哄笑声中声说道:"睡得好吗?"她看到K没有理她--因为这实在算不上是一句问话,--便一面开始收拾那只洗脸架,一面又问道:"你们把我的猫怎么搞的?"一只又大又胖的老猫正懒洋洋地在桌子上,女教师正在检它的一只脚爪,那只脚爪然受到了一点轻伤。这么,弗丽达毕竟是对的,当,这只猫并没有跳到她的上去,因为它已经超过了跳的时期了,但是它一定她的身上爬过,当它看到这间空屋子里有那么多人时候,它吓坏了,便连忙起来,因为平时懒惯了,善于匆忙逃避,结果把自跌伤了。K尽可能平心静地向女教师这样解释着,是她眼睛里只看到老猫受,所以她回答说:"唔,那么,这就是你们上这儿来不是了。你看看这里,"她叫K到桌子那边去,举起只脚爪给他看,他还没有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她就皮教鞭在他的手背上打了下,诚然,皮鞭的末梢并尖锐,可是因为这次她用到顾虑猫,所以鞭子下得猛,竟抽出了好几道血痕"现在你去干你的活儿吧,"她不耐烦地说,又低下头去看猫了。弗丽达跟助手一直躲在双杠后面望着,时看见了流血,便惊叫起。K举起那只手来对孩子说:"瞧,这只狡猾的恶猫把我抓成这个样子。"他的这句话并不是要说给孩子听,因为他们大喊大笑一没有停,再也不需要什么激了,而且说什么话也压住他们的声音,对他们也不了任何作用。他说这句是因为他看到女教师对他伤痕仅仅瞟了一眼,算是道歉的表示,接着又专心志地去看她的猫了;她原的气却由于K手上流血而失了,因此,K招呼弗丽和助手们出来,这样,工就开始了




最新章节:天亮说晚安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6

最新章节列表
吸术全文阅读
萝莉宝贝别想逃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巧妇全文
皇上我要废了你全文阅读
贴身兵王全文阅读
请从门缝里看我全文阅读
战龙兵王免费阅读全文
少爷别太放肆全文阅读
恐慌沸腾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说文解字许慎全文
第2章 梦幻兑换系统全文阅读
第3章 德军狙击手全文
第4章 废柴四小姐全文阅读
第5章 后宫甄?执?全文阅读
第6章 贴身兵皇全文阅读
第7章 孩子把你的手给我全文阅读
第8章 活鬼王全文阅读
第9章 篮球队长是贱狗全文
第10章 家人宴客舒茗全文
第11章 厉王的弃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大苍穹2全文阅读全文
第13章 卫氏女全文阅读
第14章 替死者说话全文阅读
第15章 鬼媒人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 亵渎红楼全文阅读
第17章 乱世太子妃全文阅读
第18章 暧昧也疯狂gl全文阅读
第19章 捡到祸害新娘全文
第20章 变性晓薇全文阅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8403章节
武侠仙侠相关阅读More+

很宠很拜金王妃会读心全文阅读

荣子成

奈何全文免费阅读

箕火

浴火凤凰gl全文

井惋

逆命天师全文免费阅读

徐离馨轩

野性女匪绝境抗日 独立团全文

濮志良

总裁的独宠娇妻惟媚全文阅读

阙紫鹏